體育人間

發布日期:2019-07-26 10:21:03文章來源:

鄧輝

如果要我在影視明星中尋找偶像的話,就是李連杰了。《少林寺》熱播時,我在一所農村中學讀初中。這是大陸第一部貨真價實的武打片,自幼習武的主演李連杰是全國武術冠軍,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。銀幕上,覺遠和尚刀槍棍棒呼呼生風,讓人眼花繚亂,我的仰慕之心如黃河之水滔滔不絕。鄉村文化生活枯燥單調,《少林寺》前前后后我看了五六遍,主要情節爛熟于心。十四五歲正是躁動的季節,渾身精力無處發泄。《少林寺》印在腦海里,手腳也癢起來。校園背后是一片墳地,草木茂盛,芳草萋萋,我們一群同學常在晚飯后到此看書。不知誰帶頭,幾個人在草地上練起了電影里瀟灑的鯉魚打挺。沒有誰教,瞎琢磨。我們先是躺在草地上,兩只手掌放在腦袋兩側,起身時用力撐一把,后背不知摔了多少回,后來放開手也能騰空而起了。幾個月后,我就能輕松地接連四五個鯉魚打挺。

鯉魚打挺需要草地,我不懂武術,慢慢也就沒當回事,很少溫習了。十多年后,我結婚了。某天忽然來了興趣,告訴妻我會鯉魚打挺。妻不信。我找來兩張報紙,鋪在硬水泥地上,躺在報紙上,騰空,站立。十年前,在甘肅鳴沙山,年近不惑的我,一高興來了個鯉魚打挺。借助松軟的沙子,還能勉強站立。

與一位大我幾歲的朋友相比,我這點“功夫”不值一提。朋友天生是個運動健將,當初考體育學院,專業超了好幾十分,就是過不了文化分的門檻。朋友籃球、乒乓球都是縣級頂尖水平,還練過幾天武術。不過他告訴我,花架子沒多少用,首先要體格健壯。憑他的力氣,對付兩三個小伙子不在話下。有一次被人辱罵,他氣憤不過,推了對方胸口一掌。這一推,對方住了半個月醫院,吃了幾個月中藥!我還有個老師,熱衷鍛煉,體質過人,冰天雪地一件單衣,四十多歲仍馳騁籃球賽場。有一次興起,在縣城燈光球場接連三個前空翻。觀眾席上的幾千人,掌聲雷動!

餐桌上,旁邊的女士一眼瞥見我平放在腿上的兩只手腕,驚呼“一只粗一只細。”

我酷愛打乒乓球,左手基本也就發球時拋球用用,發力擊球是持拍右手的事。天長日久,跑龍套的左手手腕就比右手細了一圈。乒乓球這項運動厚此薄彼,不持拍這只手就像過去一些重男輕女的鄉村,吃飯不上桌,怯生生端一碗飯坐灶下的女人。

熱愛是最好的老師。小學我就打敗了不少成年人,奪得全鎮乒乓球男單冠軍。大概是四五年級,有一次重感冒,我堅持不下火線,忽然累倒在乒乓球桌上。父親帶我去打針,打完針我渾身癱軟。父親背著我,一歪從父親背上滑下去,幸好跌在路邊的草地上。父親被嚇壞了,盛怒之下,回去幾斧子把我的乒乓球拍劈成碎片,我傷心了好久。長大后回想,劇烈反應估計是針水過敏所致,乒乓球背了黑鍋。

因為熱愛運動,也因為運動的基本道理相通,學生時代我除了耐力差些,中長跑只能混個及格外,其它體育項目成績都不錯。初二學校開運動會,第一次參加跳高比賽,完全談不上技巧,我雙腿同時騰空,跳過一米三五,和高中組冠軍成績一樣。一些運動項目我也領悟得比較快,學騎單車,我小時就會了。二十歲忽然想學溜冰,買了一雙冰鞋,十來分鐘后我就在操場上滑了幾十米。學這兩項,都沒要人攙扶。日常生活里,我腦袋缺根弦,幸好運動神經還算正常,多少增添了一點自信。

如今流行暴走。大街小巷,不時可見一個個、一群群疾走的人。常聽說某某熟人大肚子走癟了,高血壓降低了。妻子也參加了一個暴走群。周末戴個口罩遮太陽,走七八公里甚至十多公里。

完全是無意插柳,暴走我早已身體力行。十年前,我家距離單位兩三公里。我不喜歡坐車,每天步行上下班。有句話怎么說,你屬于讀書少而想得多那種人。就是指桑罵槐,在說我。作家張欣有篇小說《醒到天明不睜眼》,與我心有戚戚焉。我睡眠質量不太好,亞健康。但暴走了一年,每天往返四趟,走路兩小時左右,覺得精神慢慢好了。妻說我才跟她說著話,轉眼就打呼嚕。我曾對同事講,世界上最好的運動,就是步行。

羽毛球也讓我受益匪淺。六七年前,我患了嚴重的頸椎病,手臂像觸電一樣發麻,睡覺都只能側身睡,苦不堪言。住了一個月院,理療、輸液、牽引、拔火罐,甚至背上草船借箭一般密密麻麻插了十多天的銀針,像牢獄里的革命志士一般受盡折磨。病情終于好轉,正值宣傳系統開運動會。蜀中無大將,廖化做先鋒。過去很少摸羽毛球,連握拍都是“蒼蠅拍”的我,因為反應還算敏捷,經過兩周訓練,成為主力。剛開始,一動脖子火辣辣地痛,但我把醫生不要劇烈運動的告誡置之腦后,揮汗如雨。一個月后,頸椎病基本痊愈了。

南帆先生《辛亥年間的槍聲》,我讀了多遍。視野所及,散文隨筆比肩南帆先生的,扳著指頭數不出幾個。但印象中南帆先生一向低調,熱鬧場合似乎鮮見其身影。直到拜讀了他的隨筆《乒乓江湖》,我才恍然大悟:原來先生是超級球迷,是修煉了數十年的乒乓球高手,哪有時間去閃光燈前頻頻露臉?

我對于球迷天然有份親切感。熙熙攘攘的塵世,球迷身上多了一份超然,多了一份率真。明末散文家張岱有言:“人無癖不可交,以其無深情也;人無疵不可交,以其無真氣也”。我甚至自作多情地認為,如果多有一些球迷,推而廣之,世人多有一些癖好,畫畫下棋,花鳥釣魚,世間就會少一些虛與委蛇兩面三刀,少一些陷阱圈套刀光劍影。

五十多歲的李連杰多年甲亢,面容憔悴,面部浮腫。因為不能劇烈運動,身材發胖。電影電視里飛檐走壁身輕如燕,可上九天攬月,可下五洋捉鱉的颯爽英姿,終究成為傳說。

走在燈火輝煌的廣場,音樂響徹,密密麻麻的人群在跳廣場舞。搖曳生姿的舞迷之中,央視節目主持人李詠的粉絲一定不計其數。音容笑貌猶在腦海,怎么忽然離世了?世事無常,旅途艱險。珍愛生命,放松身心。“周末午夜別徘徊,快到蘋果樂園來,歡迎流浪的小孩。”曲終人散后,人們如過江之鯉一般,一次次奮力躍起,躍過激蕩的浪花,融入暗流洶涌的人間。東邊日出西邊雨,道是無晴(情)卻有晴(情)。一個個廣場,一群群歡歌笑語的人們,這千瘡百孔的塵世美麗的補丁。

編輯:孔令軍

IM体育漏洞 奔驰宝马在线 mg冰上曲棍球最新技巧 乐透啦老司机彩票 牛牛客户端下载 重庆时时乐开奖号码 财神棋牌安卓版 迅雷赚钱宝pro怎么买 极速飞艇必赢计划软件 青海快三推荐预测号 牌九至尊现金版下载 澳门五分彩开奖计划 玩九连线机的技巧包赢 专业手机ps软件哪个好 海陆争霸游戏计划 环保可以挂什么证赚钱 北京单场单双玩法介绍